【包氏家谱源流】绍兴容山包氏宗谱(四)

    中华包氏网 2014年1月28日 包祖伟


绍兴容山包氏宗谱(四)

 

保宋帝启祥护驾  包立身大战长毛

 

        1125年,宋朝与金国联合消灭了辽国不久,金二世完颜吴乞买开始派兵侵宋,派遣大将金兀术屡犯中原,并于1127年攻入开封,掳走徽、钦二帝,发生了震惊朝野的“靖康之变”,也引出了岳飞抗金的一段佳话。只可惜当时出了张邦昌、秦桧两个大奸臣,才使岳飞后来蒙冤而死,葬送了好好一个大宋江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避战乱,包公裔孙纷纷南迁,其中耆年儿子包执中首先迁居浙江天台,随后其子包通直移居金华。1128年,包公第五世孙(耆年公曾孙)宋郡马包启祥(天锡)护驾康王赵构南渡到浙江绍兴,并建都临安(今杭州)。后将家眷迁居浙江诸暨砚石埠,为砚石始祖,堂号《河清堂》。其分支有称长房者迁山阴,有称二房者迁绍兴湖门,有称三房者迁萧山七都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锡公传三世至包兆昌(称万一公),始迁居诸暨枫桥旁的东安(现阮市镇)。万一公性敦朴,有智略夙具四方之志,祖居砚石,父母殁后以事客游东安,见此山秀土腴、风俗朴茂心乐之遂卜居,其克勤克俭以耕稼为业,与人交恂恂如也,邻里有称贷者辄倾囊相助。俞公见之而器之曰:是子非常人,将来必能树立成家以克昌厥,欲以女而托以身后之事。公亦乐意而结之秦晋,俞公无子,殁后公继其基业使家道日以丰裕,在此繁衍生息,人口培增,形成包村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公后代如下:万一生二子,长百一,次百二;百一生二子,长清一,次清二;清一生二子,长满一,次满二;满一生二子,长和一,次和二;和一生四子,升一、升三(包发)、升八、升九;升三生四子,震一、震二(包芬)、震三、震十四;震二生三子,乾四、乾十、乾十四;乾十生三子,坤十二、坤十七、坤四十一;坤十二生三子,泰附十一、泰十六、泰二十四;泰十六生二子,积十三、积四十;积十三生四子,常七、常二十二、常二十七、常三十九;常二十七生包一鄂(敬美公);敬美生二子:长秉奎,次秉辉。

        约1750年(清雍正三年),包公第22代包秉辉从诸暨过漓渚迁绍兴容山,即容山始祖。而仍留于包村的秉辉以后第四、五代因太平天国屠杀,仅存36人,呜呼哀哉!

诸暨包村位于浙江省诸暨市阮市镇,东连绍兴漓渚,南接枫桥。因清末出了个包立身而闻名。蔡东藩所著〈清史演义〉和包友山所写〈包村义团记〉及《清史稿》中均有记载。

        据传,至清初包村巳发展成3000余人的大村,村内设大街小巷,有‘马道地’和‘三角道地’,村口包家祠堂颇为壮观。咸丰年间巳形成九个房族,这里依山傍水,俨然一个世外桃园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村有一包立身,生于1838年,世代务农,身材魁伟,性格朴鲁,膂力过人,里党莫之重。咸丰十年,忽言二十年前,曾遇异人传授,会习奇门遁甲,上知天象,下知地理。遂节食茹素,夜则结跏趺坐。始积德行善,广收门徒,尤以包尚杰、包尚烈两兄弟笃信,广为传播,言立身乃白衣大仙下凡,下界来拯救众人;又称近来神仙要到包村聚会,扶持立身,日后成功,位列诸候王之上,人称“包村包立身,手拿大刀八十斤”,比喻有关公之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咸丰十一年(1861年),太平军进入浙江,诸暨知县许瑶光命各地组织团练抵御太平军。包立身自言能撒豆成兵,呼风唤雨;他的妹妹包凤英也很厉害,和他差不多。包氏兄妹组织地方乡勇,称 “东安义军”,包立身自任首领,身着白衣、白帽、白帜,亦称“白头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说李鸿章克复苏常的时候,左宗棠在浙,亦屡获胜仗。太平侍王李世贤,率金华大股长毛,围衢州,宗棠亲自往援,杀败世贤,世贤回金华。台州为闽将林文察所复,宁波为宁绍台道史致鄂,及英将丢乐德克等所复。惟湖州被太平堵王黄文金,辅王杨辅清攻破,团绅赵景贤被执,不屈死。宗棠以浙省长毛,金华最众,决计由衢州攻金华,乃遣蒋益澧等,拔龙游兰溪,金华长毛,亦弃城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道金华长毛,为什么不战而溃?他因诸暨有个包立身,很是厉害,遂一齐拔营,去围包村。太平军攻入诸暨之后,枫桥附近的团练都来投奔包村。他们分红、蓝、黄、白四营,依靠三面环山,一面临湖的有利地形,以竹木、稻桶,立寨筑城。城分内外,分营把守。当时,诸暨、绍兴、萧山、富阳、桐庐、浦江、兰溪、金华、义乌、东阳、嵊县、新昌、上虞、余姚等附近各州县及本地的乡绅豪富,纷纷逃入包村避难。

         时苏松兵备道吴晓帆,本系浙人,代理藩司事,闻包立身有异能,欲招致幕下。适佐杂班中,有个冯仰山,自称系立身姑表兄弟,晓帆令他蓄发三月,备文前往。到了包村附近,见四面都扎长毛营垒,冯逡巡不敢入,巧遇包村勇目,逸出村外,与仰山素识,引他绕道二百里,始得入村,便备述吴公所招意。正议论间,忽闻村外炮声隆隆,立身遂脱帽散发,跣足仗剑,如道家步罡状,选了勇目三名,衣皂随行,自己喃喃诵咒,飞行而去。只见立身驰至前山,把剑向前一指,守炮的长毛,纷纷扑地。立身即令勇目三人,将炮抬归。立身道:“我于二十年前,曾遇异人授我秘册,此刻去取敌炮,就是六丁缩地法,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一年九月,贼陷绍兴府,他贼复自金华来,诸暨亦陷。包立身首倡义旗,从者响应。村踞山,三面皆水田,惟一路由塍埒达村。贼焚掠至其地,立身以静待动,入者辄为所毙。避贼者麕投之,栖止无隙地。乃益选壮勇成劲旅,贼来攻,数不胜。立身不出村剿贼,贼至则战,战则身先,当其锋立踣。众见贼易击,虽文弱者亦挥戈从事,间谍入村者,罔弗获。无事则焚香默坐,有所指挥,从之必胜,远近惊以为神。乃悉纠数郡悍党,更番进攻,而往者辄衄。群贼闻调攻包村,如就死地。相持八九月,大小数十战,毙贼十馀万,精锐强半尽。

       俄有长毛入村求见说:“奉天将令,愿以绍兴府城相让,嗣后毋与天兵作对。”立身喝令立斩来使。长毛去一千,死一千,去二千,死二千,因此长毛大愤,纠众围攻,立下“宁失南京,毋失包村”的誓言。调集来王陆仁德、梯王练业坤、首王范汝增率10万增援,长毛愈集愈众,连营50里将包村团团围住。防立身有异术,遍掠民间妇女,将她们上下衣服褫去,赤身露体,驱作前队。又用鸡羊狗血,盛入喷筒,向村中乱射。立身被他厌禳,所用法术,未免不灵,遂决计突围。

        1862年6月4日,立身便将村中所有金银财宝藏入地洞,决定突围。令团勇四千人,分作五队,每队各八百人,用红旗队作先锋,次白旗队,又次是青黄两队,皂旗殿后。时值戌初,红旗队已发,远闻金鼓震天,枪炮声相续不绝,立身正调发白旗队,忽见村中百姓,扶老携幼,聚哭包门:“你离去,我等无命矣”!立身顿足道:“此乃天数,时将错过,大限难逃,奈何奈何?”遂停止不发,坚持死守。

       贼目有周姓者,眇而通形家言,乃周览村外,悉其川源山脉。会旱,溪流弱,贼壅其上流,遂无涓滴。村外井水,贼举腐尸填之,出汲,则先以火器越井而阵,后人出尸乃得汲,腥秽不可饮,然且难得。人众食寡,贼又四面断粮道,不得达,贼遂索战无已时。每合阵,所损相当,势不能久持,终无一人言降者。贼遂阴穿隧道而以金鼓声乱之,七月朔日,贼穴隧道自村社庙出,即纵火焚庙,众出不意,大乱。太平军从地道杀出,他们大半年来的怒气终于爆发了,长毛率众捣入村中,顿时火光烛天,杀声震地,见屋便烧,逢人便刃。立身见事败,与其妹凤英率亲军数千人死战,溃围出,至马面山。贼蹑之,围数匝,鏖战不得脱,立身中炮死,凤英亦力竭自刎死,全家皆遇害,从者亦无一得脱。合村死者,盖数十馀万人,脱险者仅200余人,其中包姓者36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亦有人谓包立身已经遁去,据说逃到桐庐削发为僧;而妹妹包凤英因辫子缠住马脚被俘,被长毛擒住五马分尸。时贼氛渐偪,人怀忧惧,争奔询,立身惟以行善为勖。人疑信参半,不知其娴武略也。

       这次战斗相持8~9个月,大小战数十次,死亡总人数逾30万。由江藻镇人钱藻村和牌头镇人郦敦熙帮助清理尸体,当时瓜田积尸长20丈,宽5~6丈,深2丈,计头颅171260颗(不包括太平军死亡人数)。他们在村子中心建了五间石屋,南北十五米,东西十米,全用二十五公分左右的石梁砌成,里面堆满尸骨,不是完整的骷髅,而是头颅、手、脚、躯干分散堆放,一层层叠到屋顶,称十万人墓把尸骸整整齐齐地分类叠好,上用松木大梁做成大坟。又请了和尚、道士打蘸超度亡灵。后人乃立碑纪念,也有人讽剌有钱人是“ 吃个油,穿个绸,逃到包村去杀头 ”,更有人在“两口水井一只溏,两支枫树一株樟”的地方寻宝,但均未如愿。

 



分享按钮>>【包氏家谱源流】绍兴容山包氏宗谱(三)
>>【包氏家谱源流】绍兴容山包氏宗谱(五)